当前位置:首页>榜上人物
《金恩晖图书馆学文集》于近日出版
发布日期:2019/12/19  发布者:中国观网  浏览:93980

金恩晖 近照.jpg

金恩晖 近照

北大学人,图书馆学资深专家金恩晖先生的《金恩晖图书馆学文集》在省图领导和同仁们支持下,近日,将由长春出版社出版。金恩晖先生1957年考入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今信息管理系),1961年本科毕业,被分配到家乡长春市吉林省图书馆工作。在省图工作凡27年,1998年退休。无论是在工作岗位上,还是退休后,他始终未停止过对图书馆事业、图书馆工作以及对图书馆学的思考与研究。《金恩晖图书馆学文集》全书分上、下两卷,约160篇文章,近百万字,共收集、整理了他在近60年间撰写的图书馆学方面的著作,可谓毕生专业长卷的展示。

金恩晖先生是专攻图书馆学、且在毕业后一直坚持在公共图书馆岗位上工作的少数学者。《金恩晖图书馆学文集》是他在耄耋之年,总结60余年图书馆学成果的岁月里,写下的有关图书馆学方面的文章。这是一位从北大学府走出来的毕业生,多年来一心扑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结合图书馆实际、读书治学的成果,是一位老知识分子毕生甘当图书管理员的理性思考的结晶。

《金恩晖图书馆学文集》还承蒙北大信息管理系原副主任、博士生导师王子舟教授为这此书撰写了题为《且知且行的学术典范》的序言,列在正文之前。王子舟教授是我国当代图书馆学界跨世纪专家;曾先后在武汉大学、北京大学执教,任图书馆学教学、科研与主持图书馆学专业工作。在电脑化、网络化、信息化飞速发展的时代,其专业教学与研究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先后出版了《杜定友和中国图书馆学》(2002年)、《图书馆学基础教程》(2003年)、《图书馆学是什么》(2008)等基础理论力著。如果您看到王子舟教授写的这篇序言,一定会立即感到:一篇重量级的评论呈现在眼前。

王子舟教授站在我国改革开放时期图书馆学发展的宏观历史大背景下,以认真负责、不惧烦难的态度,将《金恩暉图书馆学文集》作为一个考察对象,如同解剖一个麻雀一样,进行了深刻地研究。从5个方面概括分析了《金恩晖图书馆学文集》思想的重要成就,这包括:一是图书馆事业发展方面;二是图书馆学基础理论方面;三是图书馆服务方面;四是文献整理与文献资源建设方面;五是目录学研究领域等。王教授于此既是为该书写了序言,同时,又是一篇颇有见地的图书馆学学术论文。他高屋建瓴地指出:“我读恩晖先生的图书馆学文集,仿佛走在山阴道上,目不暇接,不仅领略了一遍20世纪80年代以来图书馆学演进的过程,而且增加了对恩晖先生这一代学人的再认识。相信读者披览之余,也会和我有或多或少的同感……”“……其中诸多学术思想不仅在当时是创见,就是到了今天来看,也是十分有价值的,堪称我国图书馆学论述中的精金美玉。”

王子舟教授还从理论与实践结合,“利用图书内容展开对其他相关学科的研究”“博采众长,能吸取不同文化与学术营养为我所用”等三个方面,对金先生严谨治学的方法、特点和成就进行了高度概括。王子舟教授指出:“在改革开放初期的图书馆学复苏阶段,作为王重民、刘国钧先生等第一代图书馆学大家培养出来的第二代图书馆学人,恩晖先生对中国图书馆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堪称我国第二代图书馆学家的优秀代表。”“恩晖先生是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图书馆学繁荣发展的主要推动者之一,他的学术贡献是中国图书馆学史应当铭记的。学术发展是一浪一浪向前推进,学术传统则是一代一代向后传承。每一代学者都有每一代的学术贡献和学术品质,值得后来者借鉴、学习。”

我们认为,王子舟教授对金先生及其图书馆学研究,能做出如此高的评价,是实事求是的、客观的、可以为后来的学人引为借鉴的。这不仅是我省图书舘界的光荣,也是金恩晖先生对祖国图书馆学的贡献。相信,《金恩晖图书馆学文集》的出版必将进一步丰富祖国图书馆学并使之向纵深发展;受益于广大业界学者和图书爱好者。同时,我们也诚挚地祝愿金恩晖先生,在钻研学术、攀登高峰的征程上能够一帆风顺,更上一层楼。

(魏明 关长荣)


《金恩晖图书馆学文集》后记

——北大学子做图书馆员的毕生思考

金恩晖

 在任何作者为自已出版的每本书写序言或后记之时,几乎都能够读到作者向为作者及该书给于过无私帮助、做出贡献的朋友们,表示感谢和敬意。当拙著图书馆学文集问世之际,请允许我以诚恳的语言,表达自己这种感激之情。

首先,我要对以赵瑞军馆长为班长的吉林省图书馆馆领导集体,以及对省图原办公室主任李俊恒研究舘员等同仁,表示最大的敬意。他们自发、自愿地搭了个编辑班子,用了近二年的时间,将我历年来在工作岗位上撰写的有关图书馆学方面的文章,收拢在一起,整理、篩选和不断比较、研究、直致最后定稿,终于使这本专题论述图书馆学的“文集”即将面世。我于1957年从长春考入北大图书馆学系,1961年本科毕业,毕业后一直在吉林省图书馆工作,凡二十七年,省图就是我的第二个精神家园。退休后,迎来了新世纪到来,又度过了二十余年,于今我已是年届八旬的耄耋老人,我的一些论著或许本无什么价值可言,但省图这个家里的人还记着我,认为这些论著是一个大学毕业生多年以来扑在工作岗位上、结合图书馆实际、读书治学的成果,是一位知识分子毕生当图书管理员的理性思考,这对后来的图书馆员们的工作与治学,会有某些参考借鉴之处,故他们鼓励我、帮助我出了这本书。在此,我要向吉林省图书馆的领导和同仁们致以诚挚的谢意!

其次,我还要以同样的心情,向为这本书撰写了一篇长长序言的、北大信息管理系原副主任、博士生导师王子舟教授,表示感谢。子舟教授是我的一位年青的老朋友、好朋友;几十年来,他坚持住图书馆学教学、科研阵地,先在武汉大学,后在北京大学,孜孜以求、刻苦治学,传授知识,对图书馆学理论基础问题多有探讨,成果显著,特别是跨世纪以来,在电脑化、网络化、信息化飞速发展的时代,其专业教学与研究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先后出版了《杜定友和中国图书馆学》(2002年)、《图书馆学基础教程》(2003年)、《图书馆学是什么》(2008)等理论力著。近年来,我在与他交流中受到他的许多新知识、新观点、新思想的啓迪。在本世纪初,子舟教授曾向我与我的同班学友、新疆医大图书馆的曾浚一教授约稿,並协助我们二人合作写成一篇回忆刘国鈞老师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带领同学搞科研的文章。子舟治学之认真,见解之深刻,待人之坦诚,给我们留下了良好印象。我和老曾私下里都亲切地称他为“王老师”,这绝非客套,而是发自内心。

我拜读子舟为我写的这篇长序,内心里有两种感情相互交织着:一则深受鼓舞,二则很是惭愧。

深受鼓舞,文集中的文章多是我在图书馆实际工作中、产义生的一些想法与思考,这些文字对图书馆学理论建设还有意义吗?子舟在序言中对此做了肯定的答复。他站在我国改革开放时期图书馆学发展的宏观历史背景上,以认真负责、不惧烦难的态度,将拙著作为一个考察对象来研究,象解剖一个麻雀一样,对拙著中的文章完全予以肯定。他的序,既是为拙著写序言,同时又是一篇颇有见地的图书馆学学术论文。他的肯定,令我感到欣慰,令我深受鼓舞,我从内心里向他表示感谢!

很是惭愧,或许因为子舟出于对我这个年长他二十岁的老校友的礼貌,对拙著的肯定中多有溢美之言,这使我感到十分不安,愧难受当。但序文是执笔者的图书馆学观念及学术水平的展现,其文字自成体系,我细读几遍,本想删去其中对我的溢美之词,但他的文章写的是如此严密,都是用具体例证说话,而非泛泛空谈,论点与论据结合得那么自然,浑然天成,这简直让我难以下笔了,为保存子舟大作之完整性,我索性就不去删削了吧。只有再次表示深深地谢意!以上是为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