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百姓身边事
和你一样,我也用脚“走”人生——访“脑瘫诗人”杨昊
发布日期:2021/1/22  发布者:中国观网  浏览:93160

《我的左脚》是一部令人感动的电影,荣获奥斯卡金像奖。它改编自爱尔兰作家克里斯蒂·布朗的自传。布朗因小儿麻痹症全身瘫痪,但他依靠唯一可以活动的左脚,改变了自己人生的不幸,成为画家和作家。

没想到在我的老家——长春市九台区,也有这样一位不幸儿。他患有脑瘫,同样用左脚书写人生,成为一名诗人。

微信图片_20210122094659.jpg

在一间普通的客厅里,我见到了杨昊。

杨昊说,文学对于他,像翅膀,具有物理学意义的翅膀。残疾人不同于正常人,他在三维空间的活动深受限制,他徜徉在想像的空间。杨昊还说,人得活在希望中,有希望才能有追求,有追求才能活出精彩的人生。看着他羸弱的身体,我在探寻,杨昊是靠着怎样顽强的努力,走出了一部中国版《我的左脚》,展现在世人面前。

命运多舛的杨昊

1987年5月2日,杨昊出生于吉林省延边州的一个山区。新出生的杨昊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快乐,但这种快乐持续的时间太短了。短到只过去七天,妈妈就发现了儿子的异样。杨昊的嘴唇没有正常的红润,变成了紫色,吃奶费劲。妈妈立刻带他去了卫生所。卫生所的大夫检查后,告知孩子没有问题。妈妈仍心有余悸,和爸爸商量后,一家三口连夜去了延吉市的大医院。

到了医院,杨昊开始发病,不停地抽搐,于是留下住院。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杨昊的病情得到了控制,出院了。两岁时,妈妈看到儿子坐不稳,也不会爬,心下怀疑,便再一次带杨昊去了医院。医生经过详细检查得出了结论:脑瘫型功能障碍症。这个病的症状是肢体不受大脑控制,严重的还会对智商有影响。虽然杨昊的智商没问题,但这样的结果还是如晴天霹雳,让父母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之中。

从此,坐绿皮火车成了杨昊童年最多的经历。

父母也动员亲朋好友四处寻方找药,遍寻各地的权威医院,结果均无功而返。巨大的经济耗费,让这个三口之家不堪重负,不得已,他们接受了现实。

微信图片_20210122094704.png

小小的杨昊,还不知道他面对的未来是什么样,但妈妈知道。

妈妈做了家庭主妇,专心照顾儿子。

这时,他们已经从延边的山区搬到了九台。在九台,杨昊开始了童年生活。

有一次,爸爸拿着录音机听音乐,杨昊感到好奇,就凑上去用手按播放键,可是他的手怎么用力也按不动。

杨昊有些气愤,当他抬头看向爸爸,爸爸正愁眉苦脸地盯着自己,他在爸爸的眼神中读懂了爸爸的痛苦,爸爸的痛苦由来已久,来源于自己。

杨昊想了一会儿,对自己说:手不好使,那就用脚试试!

他把左脚伸过去,努力触到录音机的播放键,狠狠地按了下去。没想到流畅的音乐从录音机里传来,这个声音把爸爸的目光吸引过来。爸爸看到杨昊正用小脚灵活地摆弄着录音机,爸爸脸上的愁容淡了些。

慢慢地,杨昊开始用左脚做事。他的左脚开始发挥正常手的功能。

能灵活使用左脚,这让家人有种“天无绝人之路”之感。

杨昊也很开心,他的脸上有了笑容,这笑容如沐春风,像传染源,把乐观、积极、阳光带给了全家。

可是好景不长,新的烦恼又来了。

杨昊到了上学的年纪。在妈妈的眼中,自己的儿子很聪明,她希望儿子能上学。但她也犯愁,杨昊这样的身体哪个学校会收呢?

恰好邻居是附近小学的老师,她了解这个家的情况,自告奋勇地说,她去学校找领导商量一下。

校领导也被这个家庭的故事所感动,破例收杨昊为旁听生,并发给杨昊妈妈一个通行证,每天可以自由出入学校,接送杨昊上下学。

这年杨昊9岁。

妈妈每天骑单车,单车后面用绳子捆着个筐,这个筐比正常的要大些,因为里面坐着杨昊。

能上学,杨昊最开心了。他坐在筐里,随妈妈的单车,看着一路的风景。春天的鸟语花香,夏季的艳阳高照,秋天的天高气爽,冬天飘满的雪花,都让杨昊感觉世界美极了。

杨昊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他很努力,学习认真,成绩好,尤其数学。

数学课上,他常常能解答带有星号的数学难题。那时静静的教室里,只有他的声音飘在教室上空,那是杨昊的骄傲。

考试的时候,妈妈和杨昊一起参加。老师出题,杨昊口述,妈妈来书写。

每每看到儿子考出好分数时,妈妈总是激动不已,她说,“我儿子很聪明。他脑子好使,记忆力也好”。

二年级的时候,杨昊有了妹妹。妈妈因此更忙了,这时的杨昊决定学会自理,他要用唯一灵活的左脚做更多的事,他学会了自己吃饭,用脚夹东西。他的左脚可以拿棋子下棋,拿画笔画画。

六年一闪而逝,到了2001年,杨昊小学毕业,该上初中了。

初中科目多,各科特点不同,不单需要记忆,还有需要画图等问题,杨昊妈妈经过深思熟虑,忍痛劝杨昊退学……

杨昊纵有万般不舍,也只能选择妥协,他的世界又是一片空白。

不放弃自己,杨昊在书中找到更好的自己

曾经听老师讲课,曾经有过同学陪伴的杨昊,此时只能坐在屋子里,面对两堵墙、一扇门和一处窗口。他无所适从,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之路怎么走下去。更多的时候,他望向窗外,街道上熙来攘往的人流,让他想回到过去。天空飞翔的小鸟,也让他羡慕。小鸟有翅膀,可以飞翔。自己呢,我的翅膀在哪儿?杨昊内心一片茫然。

他有个棋友,两人常常下棋。可是渐渐的,棋友出来的时间少了,打听后才知道,棋友的家人要求他多看书。

看书比下棋有趣?杨昊心有疑惑。

他也想着看书,想和棋友一样,有另外的世界。

十五岁那年,杨昊从小伙伴那里看了第一本书,书名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书,开启了杨昊的阅读之旅,紧接着他又读了《安徒生童话》。

杨昊的世界又变得广阔起来,他的脸上又有了笑容,妈妈知道了杨昊喜欢看书,便从杨昊的伯父家借来了几本,有《简爱》《牛虻》《福尔摩斯》等。杨昊的左脚好使,他读书没有障碍,翻书的速度跟常人一样快。他喜欢读《红楼梦》,找到脂砚斋批语解析,对照87版电视剧《红楼梦》研讨。后来听说刘心武的百家讲坛说红楼,他让家人帮着找来,认真去读。小说看过余华、莫言,诗歌读过北岛的诗集,读过中国新诗鉴赏辞典。

我们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天,那一天,对自己的生活有着重要的影响,杨昊的这一天也来到了。

杨昊读到了史铁生的《病隙碎笔》。这本书让他知道了世界上还有史铁生这样的作家,仿佛看见了作为同类的另一只鸟,他发现这只巨鸟在自己的天空上飞得那么高远和骄傲。能飞得高远,要靠羽翼。杨昊要学史铁生,他知道自己要多读书,知识就是他的羽翼。慢慢的,杨昊读过的书堆满了家里的书柜和空闲角落。

2007年,爸爸给杨昊买了一台二手电脑。杨昊没有上过微机课,也不曾见过电脑,但只要是中文的东西,他就不怕。能用左脚打理生活琐事的杨昊,认定电脑和小时候鼓捣的录音机差不多,他用左脚来摸索学习。不知写什么,那就从博客开始写起,写心情日记。后来他又尝试写新诗,仅为抒情。读书写作,让他发现世界上有那么多未知的东西,令他着迷。

“在文学创作面前,人人平等。在写诗的时候,我是一个正常人。文学创作最体现一个人的自我价值,它让我拥有尊严。我决定当个诗人。”杨昊这样说。

微信图片_20210122094715.png

当诗人对杨昊极具诱惑力,虽然很难

……

我像一个字,

我把自己定义,

把世界定义,

然后沉淀,

等那个比我还了解我的人。


我像一个字,

比墨更黑地醒着,

醒在每个人的梦中,

一词一句拓宽我的疆域,

一行一页夯实我的春秋,

让天下成为我的故里,

星星亮出我的新城。


我是一个字,

从上个五千年,

奔向下个五千年。

也许途中会经过你心间。

这是杨昊的诗,写诗的人很多,写得好的诗人也很多,但我问你,用脚写诗,写出好诗的人多吗?

你可能会惊讶?

我也惊讶。

很多的时候,我会为自己的迟钝而惊讶。隔屏跟我聊诗歌写作的人,他不是用手触在键盘上,而是用脚在打字。杨昊的打字很快,和我聊天时也很少让我等待。这样的打字速度,让我有些吃惊。我因此把他当成健康的人。

我和杨昊的相识,缘于我的高中同学。她把杨昊介绍给我,希望我能指导下杨昊的写作。那时我做杂志主编。

经过交流,我知道杨昊的第一首诗,发在家乡的《新九台报》上。当时他看到了征稿启事,便联系了报社编辑,写了一首歌颂母爱的诗稿发了出去,没过几天,他在报纸上看到了自己的作品。

看着自己的作品,杨昊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在我主编的两本杂志上,我也推荐了杨昊的诗。还把他介绍给了更多的朋友。

杨昊的诗渐渐地出现在省内外的媒体上,他的诗得到了更多的人关注,部分诗作还得到了名家的点评。

2014年,杨昊加入了九台诗社,并成为九台作协会员。

2016年长春市同行小康路主题征文比赛,杨昊获得三等奖。同年杨昊当选长春市残疾人文联理事。

2017年,长春市九台区电视台为杨昊录制了纪录片《左脚演绎诗化人生》,同年杨昊加入长春市作协,诗歌开始刊登在各地文学报刊杂志上。

2018年,杨昊获得九台区“最美文化人”称号,也成为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并任中国诗歌在线网的吉林频道版主。

《农村日报》的编辑老师,了解杨昊的故事后,前来采访,并把他的事迹介绍给了读者。

微信图片_20210122094722.jpg

尾声——

杨昊说这一路走来,无论在生活上还是在写作上,他都得过到许多人的关心,还有来自各级组织的帮助,这些令他内心充满感激。

小学时,有个来自安徽的同桌郭醒醒,三年多的时间里,每天帮杨昊拿书,不同课要换书本,都是她来帮忙。

刚开始学写诗的时候,爱好诗朗诵的陶晓阿姨,曾多次在公众场合上,朗诵杨昊的诗歌。

九台新诗学会会长韩志君老师推荐他的诗在《柳风》上发表,著名诗人纪洪平老师在他主编的《春风文艺》上也给杨昊提供发表园地。

江西《宜春文联》杂志的主编曾若水老师也发表了他的一组诗。九台图书馆和九台电视台,都赠书给他。

尤其是在九台新诗学会成立大会上,杨昊见到了慕名已久的著名诗人李铁龙老师。李老师听了杨昊的发言,十分感动,赞扬他坚强不屈、拼搏向上的精神。并把杨昊的诗推荐给《北斗诗刊》,让他结识了更多的诗友。

一些网络平台也把杨昊的诗介绍给读者:吉林日报微信公众平台、《当代汉诗》微信公众平台,《当代汉诗》的平台主编邹陶然还为杨昊发起了打赏功能,得到的资金全部交给了杨昊。

杨昊的诗被越来越多的人喜爱。

杨昊说:“我用脚写作,希望通过作品来证明我不残疾。”

“我的脚精瘦而修长,能做许多琐事。最美的声音还数敲字写诗。一首诗写好,长吁一声,顿时心内坦荡,似有一工程竣工。”

“我在成长中寻找希望,在创作中成长。现在我34岁,在岁月中被疾病折磨,即便是累累伤痕,我也没有被现实打垮。因为有妈妈渐渐白去的长发陪伴我,有亲人好友的殷殷关切,我告诉自己没有理由消沉下去。”

“一只灵便的左脚,足可以让我和别人一样,书写精彩美丽的人生。”

杨昊的话,让我看到了另一部电影《我的左脚》正在上映……


安若水